邹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39|回复: 0

奇术之王

[复制链接]

27

主题

40

帖子

24

金钱

积分
64
发表于 2016-7-3 17:17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从曲水亭街忠义胡同到大明湖北门再到北极庙,大约只有一公里路程,步行需要二十分钟左右。

  我一路小跑,很快就追上了大哥和雷子。

  “石头,你咋来了?”大哥的脸阴沉沉的。

  “摘槐花。”我笑嘻嘻地回答。

  “回去。”大哥冷冰冰地说。

  他从没对我如此严厉过,当着雷子,我脸上有点挂不住:“我摘我的槐花,又不耽误你们的事儿。”

  “我们的事儿?你懂什么?”大哥站住,右手抄在怀里。

  “你们不就是去泡妞钓马子?”我反问。

  大哥摇头:“不是。”

  那时,我们已经站在大明湖北门东边的拐角,再向前去五十步,就能趁着夜色翻过湖边的铁栅栏,进入景区。

  出门之前,我偷听了大哥和雷子的对话,知道他们约了人到北极庙碰头。

  “回去吧石头,听你哥的话。”雷子帮腔。

  我向北门那边看了看,抽了抽鼻子,闻着大明湖里飘出来的槐花香。

  “回去,现在就向后转,回去。”大哥的声音更冷了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大哥踏上一步,按住我的肩头,重重一推。

  猝不及防之下,我被推了个趔趄。

  “回去就回去!”我的脸红了,倒退一步,低吼了一嗓子。

  “走吧。”大哥回头,吩咐雷子。

  雷子紧跟着大哥的脚步,一分钟后,两人一起翻过一人半高的铁栅栏,消失在树丛后。

  春天的夜,总是让年轻人躁动不安。

  我没听大哥的话,而是循着他们去的方向翻过铁栅栏,穿过树丛,奔向湖畔的老槐树。

  从小,我就爱吃槐花煎饼子,还没上学就学会了拎着钩杆去摘槐花,顿顿吃都吃不够。

  到了槐树下,我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,三下五除二就上了树,然后从裤袋里抽出一个小尼龙袋子,一边摘槐花一边往袋子里塞。

  夜色中的大明湖并不静谧,风卷细浪,轻拍湖安,发出阵阵“呱哒、呱哒”的低吟声。

  西面不远处的船坞码头旁,停靠着十几条老木船,船体随着波浪摇晃碰撞着,也不时发出沉闷的“卟卟”声。

  大明湖、千佛山、趵突泉是济南的三宝,也是老济南人的骄傲。像我这样土生土长的济南人,把这三个地方当成自己家的后花园,翻进翻出,从来都不理会要不要交门票钱。

  身在槐树上,周遭全都是槐花香,我觉得自己都快被那些香气薰醉了——直到空气中忽然多出来一份淡淡的血腥气。

  我直起身子,仔细分辨,血腥气正是从西面飘过来的。

  “啊——呃”有人突然在夜色里惨叫,吓得我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。

  那叫声只维持了两秒,就骤然被切断了,应该是被人捂住了嘴。

  再过两个月我才满十三岁,但我却看过很多次大哥跟别人在街头火拼。我从不害怕打架流血,因为每一次战斗都以大哥击溃对方收场。

  大哥总是随身带着一把军刺,除了有限的几次外,他都用不到它,敌人就已经跪地服输了。

  “难道大哥今晚是约了人打架?”我这么一想,心情立刻爽利了许多。

  我喜欢看大哥打架,觉得他那时候就像港台影视片里的古惑仔一样又酷又帅。

  “有好戏看了!”我拎着袋子从树上下来,一溜小跑到了北极庙东边的树丛阴影里。

  我站定了,侧着耳朵听,高台上的庙里的确有不寻常的动静。

  “打架就打架呗,不叫我来看。”我偷偷嘀咕,思忖着要不要现在就上去观战。

  “说不说?”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北极庙里传出来。

  那男人操着一种语调怪异的普通话,像是外国人在说中国话,发音个个都对,但音调离谱。

  “说,还是不说?那东西对你们没用,拿出来给我,我可以给你们一大笔钱,很多的钱……”那声音还在继续。

  我向上看,庙门口黑魆魆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”有人杀猪一样地叫。

  我愣怔了一下,猛地醒悟,那是雷子的声音。

  “你当然不知道。”那声音说,“我问的是他。”

  我浑身的血突然往天灵盖上涌,雷子是跟大哥在一起的,那个“他”指的一定是大哥。

  “大哥有危险!”我一下子想明白了。

  只隔了五秒钟,我立刻决定了下一步的行动,那就是回去叫人。

  大哥教过我,遇到危险,最聪明的决定是回去叫人,绝对不能硬碰硬地瞎逞能。

  我退出树丛,矮着身子向东跑,很快就到了北水门那里。

  北水门是大明湖向北去的一条水道,水中央设着水闸,拉起水闸,小船就能从这里直达小清河。

  夏天的时候,我曾经跟着大哥在水道里泅泳过,对里面的水深、水温记忆犹新。

  所以,到了水门边,我下意识地向里面看了一眼。

  没想到,此刻有一条小船正停在阴影里,船上还坐着两个人。

  我看到他们,他们也看到了我。

  “小孩,站住。”两人迅速起身,一步就跨到路上来。

  我一早就知道,大明湖里晚上有值班员巡逻,专逮那些翻墙进来钓鱼的。

  平时,我们都尽量躲着值班员,可今晚我看到他们,就像看到救星一样。

  “叔,我哥在北极庙跟人打架,快救救他们吧!”我没停步,直接撞到其中一个人怀里。

  “打架?谁跟谁打架?”那人身上满是烟味,熏得我想吐。

  “我哥,还有我邻居雷子哥,就在那庙里。”我回头一指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看见他们打架了?”那人蹲下,抓着我的胳膊,盯着我的脸问。

  “我没看见,我是偷着跟来摘槐花的,刚刚听见雷子哥惨叫来着……叔,你快救救他们吧,他们不是来钓鱼的,我们只是进来玩,从没钓过鱼,不信你闻闻,我们身上一点鱼腥味都没有……”我辩解了两句,抓着对方的袖子,想拖着他们往西走。

  “你还有别的伙伴吗?”另一个人问。

  “没有了,就是我自己。”我赶紧回答。

  “走,去看看。”另一个人答应了。

  回北极庙的路上,我一直拖着那个人的袖子,恨不得一步就赶到庙里去。

  在我看来,值班员的身份相当于派出所警察,两个大人一到,肯定能救下大哥和雷子。

  “叔,你们有枪吗?”到了庙门口的台阶前,我问。

  “你猜呢?”那个人笑嘻嘻地反问。

  我手快,在他腰间一拍,掌心感触到了一个硬邦邦、冷冰冰的铁器,立刻就定下心来。

  “这孩子,鬼机灵!”另一个人讪笑着。

  “我们有枪,放心吧。”那个人点着头说。

  我拖着他快步上了台阶,大步进了殿门,鼻子里闻到的血腥味越来越重。

  “大哥!”我叫了一声,“我带人救你来了!”

  我进这个殿好多次,但晚上来却是第一次。

  大殿角落的地上点着半截蜡烛,仅能照亮一步直径的地面。

  我定了定神,发现左手边的柱子上绑着两个人,正是大哥和雷子。两人嘴里全塞着东西,发不出一点声音来。

  “叔,救救我哥吧。”我回头看着那个人。

  “好,没问题。”那个人回答。

  “他是谁?”我最早听到的那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大殿另一边传来。

  我转头看,暗影中矗立着一个高瘦的男人。

  他正握着杯子喝水,两只眼睛在暗处灼灼放光。

  “不知道,他说这两个人是他的哥哥。”那个人回答。

  “是吗?”男人一步跨过来,一把捏住我的下巴,把我的脸扳向他。

  “叔……救救我哥……”我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,挣扎着叫。

  “别叫,也别动。”那个人从腰间拔出枪来,但枪口却不是向着那男人,而是抵住了我的太阳穴。

  我不敢动,因为那应该是一把真枪,会要人命的。

  “小孩,你也姓夏?你叫什么?”男人蹲下来,直盯着我的眼。

  “我叫夏天石。”我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我仍然以为这是普通的打架事件,不会出现更可怕的后果。

  “夏天成、夏天石……夏天石、夏天成……”男人来回念叨了两遍,慢慢地握住了我的右手。

  “呜呜、呜呜——”大哥挣扎了两下,试图吐掉嘴里塞着的东西,但却没能如愿。

  “夏天成,浑然天成……夏天石,补天之石……真是两个好名字,真是两个好名字啊……”男人笑着,把我的手掌摊平。

  他并没有低头看我的掌心,而是用左手的大拇指指肚从我掌心里缓缓地扫了过去。

  “别动,小子。”抵住我太阳穴的枪口又使劲顶了一下,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跟我来的两人跟眼前这男人是一伙的,我等于是刚离狼窝,又入虎口。

  “别紧张,夏家的人……定力深,不会紧张……”那男人抿着嘴角笑,笑容里带着七分邪气,三分诡异。

  他的眉头慢慢地皱起来,双手拇指都摁在我掌心里。

  “小孩,你不是在骗我吧?”他淡淡地问。

  我摇摇头,不知道他什么意思。

  “你姓夏?你真的姓夏?”他的两根拇指在我掌心里缓慢地旋转着,左手拇指逆时针,右手拇指顺时针,一边转一边发力,疼得我整条胳膊都麻飕飕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邹城论坛 ( 豫ICP备12014170号-3 )

GMT+8, 2018-1-20 05:16 , Processed in 0.168639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